詩詞名句
詩詞鑒賞

’水仙花‘詩詞鑒賞 水仙花詩加賞析

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會心,為之作詠 黃庭堅

凌波仙子生塵襪,水上輕盈步微月。

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

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

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橫。

賞析:這首詩作者用人物洛神與水仙作比。《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寫洛神飄然行水的姿態。用洛神的形象來寫水仙,把植立盆中不動的花朵,寫成“輕盈”慢步的仙子,化靜為動,化物為人,凌空取神。假如把“微月”看成步的補語,即謂緩步于“微月”之下,也是有依據的,《洛神賦》的“步蘅薄而流芳”句,“蘅薄”亦作“步”的補語。這兩句直呼“凌波仙子”,未寫到花,下面兩句:“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就由洛神轉到花,點出洛神是用以比花。上兩句寫姿態,這兩句寫心靈,進一步把花人格化,表現作者對花有深情,表現出它有一種“楚楚可憐”之態,像美人心中帶有“斷腸魂”一樣,使人為之“愁絕”。

下面四句,從水仙引來山礬、梅花,并牽涉到詩人本身,作旁伸橫出的議論和抒情,意境和筆調都來個大的變換。“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上句仍從水仙說,用“傾城”美人比喻花的清香潔白的芳韻;下句則拿山礬、梅花來比較,說水仙在梅花之下而居山礬之上。

水仙花 劉克莊

歲華搖落物蕭然,一種清風絕可憐。

不俱淤泥侵皓素,全憑風露發幽妍。

騷魂灑落沉湘客,玉色依稀捉月仙。

卻笑涪翁太脂粉,誤將高雅匹嬋娟。

賞析:寒冬已至,萬物飄零,水仙卻適時開放,具有頑強生命力。它潔身自好、氣質謙和堪比屈原和李白。此詩看似歌頌水仙,實際上作者是在尋覓一種理想人格,一種崢嶸的傲骨和一種高尚的氣質。

水仙花 劉邦直

得水能仙天與奇,寒香寂寞動冰肌。

仙風道骨今誰有? 淡掃蛾眉篸一枝。

賞析:主要運用了擬人的手法,用“寒香寂寞”“仙風道骨”“淡掃蛾眉”勾勒了水仙花的動人情態,晶瑩澄澈。

水仙花 楊萬里

額間拂煞御袍黃,衣上偷將月姊香。

待倩春風作媒妁,西湖嫁與水仙王。

賞析:開頭刻畫了水仙花清幽高雅的形象,以女子額上涂抹的花黃妝飾,比喻水仙的金黃花心。“御袍黃”用在此不俗反雅,這里并無虛矯之氣,而是說惟有這高貴的顏色才配得上水仙。“拂煞“意為涂抹,與下句“偷將”相對。第一句寫形色,第二句便移筆描寫馥郁芬芳的清韻。詩人寫花寫人脫盡窠臼,清新可喜。

黃庭堅寫了很多關于水仙的,第一首最有名。你有興趣也可以看看他別的寫水仙的詩。

關于水仙花的詩詞有哪些啊?

水仙花的詩詞有:

《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

凌波仙子生塵襪,水上輕盈步微月。

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

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

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橫。

《水仙花》

姑射群真出水新,亭亭玉碗自凌塵。

冰肌更有如仙骨,不學春風掩袖人。

《廣群芳譜》

六出玉盤金屈卮,青瑤叢里出花枝。

清香自信高群品,故與江梅相并時。

《水仙花四絕》

乘鯉琴高采掇新,蔚藍天上少紅塵。

黃姑渚畔湔裙水,不是人間妒婦津。

《水仙花》

瑤池來宴老仙家,醉倒風流萼綠華。

白玉斷笄金暈頂,幻成癡絕女兒花。

借水開花自一奇,水沉為骨玉為肌。

暗香已壓荼蘼倒,只此寒梅無好枝。

’水仙花‘詩詞鑒賞 水仙花詩加賞析

賦水仙花前八句賞析

  朱熹-詩詞《賦水仙花》

  隆冬凋百卉,江梅歷孤芳。

  如何蓬艾底,亦有春風香。

  紛敷翠羽帔,溫艷白玉相。

  黃冠表獨立,淡然水仙裝。

  弱植晚蘭蓀,高標摧冰霜。

  湘君謝遺褋,漢水羞捐珰。

  嗟彼世俗人,欲火焚衷腸。

  徒知慕佳冶,詎識懷貞剛?

  凄涼柏舟誓,惻愴終風章。

  卓哉有遺烈,千載不可忘。

  詩的開頭四句是“興”,詩人感嘆嚴冬季節,百卉凋殘,除卻梅花嚴正地自勵冰霜之操,以孤芳高格為人們清賞以外,又有水仙花開放在茅屋蓬窗之下,為冬風送來春天的信息。詩人以江梅和水仙對舉,以見水仙花品格也很高。次四句寫水仙花的形象:先寫紛披敷榮的花葉,仿佛仙子用翠羽制成的披風;次寫花朵溫馨倩好,仿佛玉質天生的佳麗;再寫這位仙子戴著黃色的花冠,亭亭玉立,淡雅天然,不管是儀容和裝飾,都不愧凌波仙子的稱號。“水中仙子來何處,翠袖黃冠白玉英。”詩人在另一首詠水仙花的詩中曾這樣描寫過,但這里所寫更為形象。這四句是“比”。再四句寫水仙花高潔的操守:“弱植愧蘭蓀”寫其謙遜,水仙的植本柔弱,形態和蘭花有相似之處,也各有其獨特的芳香,詩人以一個“愧”字,表明水仙內心境界的皎潔謙虛,真是恰到好處。“高操摧冰雪”詠其剛貞。這句“摧冰雪”的意思是不為冰霜所摧,這就可以和梅花傲雪的情操比美。“湘君”、“漢水”兩句表其矜持端莊:她不像湘水的女神,把內衣送給愛人來求愛;也不像漢水的游女,輕易地把珠珰贈送給邂逅相遇之人。她凌波微步,顧盼多姿。操守既高,形象也就更加完美。這四句兼用“賦”、“比”的手法。以上是第一大段。

  詩人在詠嘆至此之后,以第二大段八句抒發自己的感想。這段前四句感嘆世上庸俗的人,只知艷慕佳麗妖冶的美色,不知重視剛貞的節操。他們欲火如焚,熱衷于冶容的浮艷,以至不少高潔的佳人、堅貞的烈女,往往為世俗所遺棄。在后四句中,作者舉出《詩經·邶風·終風》詩中“靜定”自守的女主人公,告誡人們對于這些卓然以高風亮節自誓的剛貞的女性,雖在千載之后,也還留下芳馨的典型,她們就像水仙花一樣,不應被人們所忘記。

  縱觀全詩,雖然是朱熹的一首以文載道的作品,但無腐氣,堪稱佳作。

水仙花詩賞析70字

一二三來五又六,水嫩白皙點鵝黃,

乳質脆根為須系,球莖正中捧花芽,

數片翠帶繞其舞,熟后蒴果皆絕代,

向來喜光愛滋潤,若不隨心寧不綻,

清姿典雅香怡神,疑是仙子沐水央。

賞析

關于水仙花的古詩

水 仙 花

宋 劉克莊

歲華搖落物蕭然,一種清風絕可憐。

不俱淤泥侵皓素,全憑風露發幽妍。

騷魂灑落沉湘客,玉色依稀捉月仙。

卻笑涪翁太脂粉,誤將高雅匹嬋娟。

水仙花

宋 劉邦直

得水能仙天與奇,寒香寂寞動冰肌。

仙風道骨今誰有? 淡掃蛾眉篸一枝。

水仙花

元 楊載

花似金杯薦玉盤,炯然光照一庭寒。

世間復有云梯子,獻與嫦娥月里看。

水仙花四絕(其一)

明 楊慎

乘鯉琴高采掇新,蔚藍天上少紅塵。

黃姑渚畔湔裙水,不是人間妒婦津。

水仙花

清 陶孚尹

泮蘭沅芷若為鄰,淡蕩疑生羅襪塵。

昨夜月明川上立,不知解佩贈何人?

水仙花

清 王夫之

亂擁紅云可奈何,不知人世有春波。

凡心洗盡留香影,嬌小冰肌玉一梭。

廣群芳譜

清 劉灝

六出玉盤金屈卮,青瑤叢里出花枝。

清香自信高群品,故與江梅相并時。

水仙花

宋 楊萬里

韻絕香仍絕,花清月未清。

天仙不行地,且借水為名。

開處誰為伴?蕭然不可親。

雪宮孤弄影,水殿四無人。

水 仙 花

秋瑾

洛浦凌波女,臨風倦眼開。

瓣疑是玉盞,根是謫瑤臺。

嫩白應欺雪,清香不讓梅。

余生有花癖,對此日徘徊。

水仙花

宋 來氏

瑤池來宴老仙家,醉倒風流萼綠華。

白玉斷笄金暈頂,幻成癡絕女兒花。

~親,如果你認可我的回答,請點擊【采納為滿意回答】按鈕~

~手機提問的朋友在客戶端上評價點【滿意】即可。

~你的采納是我前進的動力~~

關於水仙花的詩詞,拜謝

《水仙花》

【宋】 楊萬里

韻絕香仍絕,花清月未清。

天仙不行地,且借水為名。

開處誰為伴?蕭然不可親。

雪宮孤弄影,水殿四無人。

《水仙花二首》

【宋】 楊萬里

江妃虛卻藥珠宮,銀漢仙人謫此中。

偶趁月明波上戲,一身冰雪舞春風。

額間拂殺御袍黃,衣上偷將月秭香。

待倩春風作媒卻,西湖嫁與水仙王。

《晚寒題水仙花并湖山三首(摘一)》

【宋】 楊萬里

水仙怯暖愛清寒,兩日微暄嬾欲眠。

料峭晚風人不會,留花且住伴詩仙。

《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會心,為之作詠》

【宋 】黃庭堅

凌波仙子生塵襪,水上輕盈步微月。

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

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

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橫。

《吳君送水仙花并二大本》

【宋】 黃庭堅

折送南園栗玉花,并移香本到寒家。

何時持上玉宸殿,乞與宮梅定等差。

《次韻中玉水仙花二首》

【宋】 黃庭堅

借水開花自一奇,水沈為骨玉為肌。

暗香已壓酴醾倒,只比寒梅無好枝。

淤泥解作白蓮藕,糞壞能開黃玉花。

可惜國香天不管,隨緣流落小民家。

《劉邦直送早梅水仙花四首》

【宋】 黃庭堅

簸船綪纜北風嗔,霜落千林憔悴人。

欲問江南近消息,喜君貽我一枝春。

探請東皇第一機,水邊風日笑橫枝。

鴛鴦浮弄嬋娟影,白鷺窺魚凝不知。

得水能仙天與奇,寒香寂寞動冰肌。

仙風道骨今誰有,淡掃蛾眉簪一枝。

錢塘昔聞水仙廟,荊州今見水仙花。

暗香靜色撩詩句,宜在林逋處士家。

《水 仙 花》

【宋】 劉克莊

歲華搖落物蕭然,一種清風絕可憐。

不俱淤泥侵皓素,全憑風露發幽妍。

騷魂灑落沉湘客,玉色依稀捉月仙。

卻笑涪翁太脂粉,誤將高雅匹嬋娟。

《水仙花》

【宋】 劉邦直

得水能仙天與奇,寒香寂寞動冰肌。

仙風道骨今誰有? 淡掃蛾眉篸一枝。

《水仙花二首》

【宋】來氏

瑤池來宴老仙家,醉倒風流萼綠華。

白玉斷笄金暈頂,幻成癡絕女兒花。

花盟平日不曾寒,六月曝根高處安。

待得秋殘親手種,萬姬圍繞雪中看。

《水仙花二首》

【宋】 李石

碧云玉搔頭,對景山月皎。

霜靜在更深,風香我先曉。

肌膚剪秋水,垂云出龍宮。

我意得子佩,笑許無言中。

《水仙》

【宋】 釋智愚

芳心塵外潔,道韻雪中香。

自是神仙骨,何勞更洗妝。

《題錢舜舉寫生五首·水仙蘭》

【宋】 陳深

翩翩凌波仙,靜挹君子德。

平生出處同,相知不易得。

《小齋四花·水仙》

【宋】 仇遠

翠翹玉搔頭,湘妃赴蓬島。

如何譜騷人,不收此香草。

《題趙子固水仙圖》

【宋】 翠屏道人

翠帶懸珰重,凌波步步輕。

春深不成怨,錦瑟夜無聲。

《瓶花二首》

【宋】 范成大

水仙鐫蠟梅,來作散花雨。

但驚醉夢醒,不辨香來處。

《水仙花》 【宋】 曾幾

坐令簪一枝,蛾眉淡初掃。

笑弄黃金杯,連臺盤拗倒。

《謝蘊文水仙花》

【宋】 晁說之

飄零塵俗客,再見水仙花。

清芬二十載,饒殺蘭杜家。

《水苔》

【宋】 梅堯臣

深苔何所若,苦詠費毫尖。

繞繞水仙發,茸茸蛟客髯。

綠縈秋石凈,嫩值翠篙黏。

尚芼參差荇,薄言無此嫌。

《水仙》

【宋】 洪咨夔

萬卉凈如掃,風霜猶典刑。

睟容閑整整,姱節矯亭亭。

幾滑銅熏鼎,窗明石硯屏。

窈深人不到,香觸夢魂醒。

《次韻謝惠山村送水仙》

【宋】 王諶

自是神仙客,梅花亦讓青。

綠垂云葉重,黃映雪花輕。

襪小凌波穩,杯斜帶露傾。

一枝來贈我,吟幾覺春生。

《水仙花》

【宋】 林洪

清真處子面,剛烈丈夫心。

翠帶拖云舞,金卮照雪斟。

苦吟吟不得,移入伯牙琴。

《詠水仙花五韻》

【宋】 陳與義

仙人緗色裘,縞衣以裼之。

青帨紛委地,獨立東風時。

吹香洞庭暖,弄影清晝遲。

寂寂籬落陰,亭亭與予期。

誰知園中客,能賦會真詩。

《水仙花》

【宋】 許開

定州紅花瓷,塊石藝靈苗。

方苞茁水仙,劂名為玉宵。

適從閩越來,綠綬擁翠條。

十花冒其顛,一一振鷺翹。

粉蕤間黃白,清香從風飄。

回首天臺山,更識膽瓶蕉。

《賦水仙花》

【宋】 朱熹

隆冬凋百卉,江梅歷孤芳。

如何蓬艾底,亦有春風香。

紛敷翠羽帔,溫艷白玉相。

黃冠表獨立,淡然水仙裝。

弱植晚蘭蓀,高標摧冰霜。

湘君謝遺褋,漢水羞捐珰。

嗟彼世俗人,欲火焚衷腸。

徒知慕佳冶,詎識懷貞剛?

凄涼柏舟誓,惻愴終風章。

卓哉有遺烈,千載不可忘。

《水仙花》

【宋】陳傅良

江梅丈人行,歲寒固天姿。

蠟梅微著色,標致亦背時。

胡然此柔嘉,支本僅自持。

乃以平地尺,氣與松篁夷。

粹然金玉相,承以翠羽儀。

獨立萬槁中,冰膠雪垂垂。

水仙誰強名,相宜未相知。

刻畫近脂粉,而況山谷詩。

吾聞抱太和,未易形似窺。

當其自英華,造物且霽威。

平生恨剛褊,未老齒發衰。

掇花置膽瓶,吾今得吾師。

《水仙花篇》

【宋】徐璣

成陣風作車,宓妃波為茵。

良夕忽會過,明月寒鋪銀。

環佩凌秋空,笙簫亦具陳。

何以慰寥廓,樂此相知新。

采珠拾翠羽,言笑生華春。

贈以金瑯玕,捧以白玉人。

酌醴動芳氣,妙與蘭茝紉。

歡娛有聚散,美寶無賤珍。

至今寒花種,清徹瑩心神。

霜皚眾卉藁,孤媚良舒伸。

杜鵑望帝魂,啼血何囂囂。

妃子眠海棠,荒湎焉足鄰。

姮女手栽桂,光彩相依因。

故知蓬瀛姿,不染纖點塵。

《水仙花》

【宋】 黃庚

冰魂月魄水精神,翠袂凌波濕楚云。

雪后清閑誰是侶,汨羅江上伴湘君。

《水墨水仙》

【宋】 黃敏求

玉潤金寒情窈窕,縞裙翠帶態輕盈。

只愁微月清無對,更畫梅樊作弟兄。

《歸途次韻》

【宋】 黃彥平

春風喬木浯溪寺,指點肖流問故家。

庭下已無書帶草,步頭猶有水仙花。

《再賦》

【宋】 陳與義

欲識道人門徑深,水仙多處試來尋。

青裳素面天應惜,乞與西園十日陰。

《山礬代山谷改評》

【宋】 艾性夫

刻玉瓏松萬萬葩,暖香薰透小窗紗。

水仙未可呼為弟,此是春風第一花。

《冥鴻閣即事四首》

【宋】 白玉蟾

臘雪飛如真腦子,水仙開似小蓮花。

睡云正美俄驚起,且喚詩僧與斗茶。

《水仙》

【宋】曹彥約

盈盈蝶粉襯蜂黃,水國仙人內樣妝。

同在寒梅應愧死,枯枝猶說傲冰霜。

《水仙》 【宋】 晁說之

水仙逾月駐芳馨,人物誰堪眼共青。

白傅有詩皆入律,腥咸聲里亦須聽。

《題史壽卿二畫》

【宋】仇遠

香草何時號水仙,翠翹羅襪步蹁躚。

風標宜作梅花伴,不入離騷亦偶然。

《和友人生香四和》

【宋】 陳杰

水仙盆間瑞香盆,著一枝梅一干蓀。

個是山中生四和,麝沈棗甲更須論。

《次韻龔養正送水仙花》

【宋】 范成大

色界香塵付八還,正觀不起況邪觀。

花前猶有詩情在,還作凌波步月看。

《舜舉水仙梅五絕》

【宋】牟巘五

橫出一枝誰與并,整青蔥佩立多時。

窗明幾凈好風日,移向此中渠不知。

檀暈金杯兩擅奇,晚風并作一香吹。

此中畢竟同還別,付與司南鼻孔知。

雪碗冰甌薦茗時,蕭然相與對幽姿。

一生肝膽何由俗,時有清風披拂之。

當代涪翁有素評,此花雅合喚梅兄。

玉宸殿上重差次,可是詩人許與輕。

老通久共梅同住,好事誰令侑酒仙。

變化侯王等閑耳,不堪持到影香前。

《戲詠書案上江梅水仙》

【宋】 喻良能

偷將行雨瑤姬佩,招得凌波仙子魂。

幽韻清香兩奇絕,小窗斜月伴黃昏。

《寄家書有懷歲寒五友二首》

【宋】 錢時

想得瑞香花日多,水仙消息又如何。

籬邊尚有余香下,蘭茁新芽長進麼。

《蕭阜水仙花》

【宋】 釋文珦

江妃楚楚大江湄,玉冷金寒醉不歸。

待得天風吹夢醒,露香清透綠云衣。

《水仙花》

【宋】 釋永頤

洛浦香銷佩解時,荊臺歸去峽云遲。

綠羅湘帶無心疊,玉墜頭花一半垂。

《水仙花二首》

【宋】 徐似道

天然初不事鉛華,此是無塵有韻花。

翠帶詎容縈俗客,金杯祗合勸詩家。

林下清風自一家,稍親梅竹近蘭芽。

只緣羞與凡花伍,移植名園不肯花。

《和翁士秀瑞香水仙二首》

【宋】曾協

蝶繞蜂團碧玉叢,紫羅囊水透香風。

自從鼻觀銷煩惱,疑在維摩丈室中。

正白深黃態自濃,不將紅粉作華容。

卻疑洛浦波心見,合向瑤臺月下逢。

《謝人送水仙》

【宋】趙蕃

珍重江南好事家,老將種蒔作生涯。

似憐寂寞書齋里,折贈盈籃栗玉花。

《和張元禮水仙花二首》

【宋】王之道

素頰黃心破曉寒,葉如諼草臭如蘭。

一樽坐對東風軟,敢比江梅取次看。

沉水香濃晝不煙,賦花誰是飲中仙。

顧予老拙辭源澀,空想東坡萬斛泉。

《水仙二首》

【宋】項安世

川后冰幢下碧湍,玉妃前導駕青鸞。

素羅襦下青羅帶,碧玉簪頭白玉丹。

小窗寒夜見冰花,骨冷魂清夢不邪。

檐卜花頭萱草樹,只應常在野人家。

《和叔夏水仙時見於宣卿坐上叔夏折一枝以歸八絕》

【宋】胡寅

玉質檀心翠羽衣,寒梅開后獨當時。

一枝折得將誰贈,想見花容出霧帷。

梅后寧知花便無,不從香草寄相如。

為君表出風流冠,只有春蘭僅比渠。

葉是青霞剪作衣,花如靜女不爭時。

豈應更浥薔薇露,撩得窺園不下帷。

灑然仙意指虛無,羅襪凌波定不如。

織女未忘銀漢會,空煩濁水映清渠。

蓀橈蘭楫芰荷衣,裊娜愁予二八時。

嫁與湘君捐袂褋,玉搔頭映白羅帷。

海岸仙人絕代無,清揚白日坐如如。

若從妙色光香覓,須信先生未識渠。

萱草盈階是綠衣,玉簪陪檻敢同時。

更余濺水無聊賴,都向仙姿共一帷。

為花求偶豈全無,格與山礬姊弟如。

我已冥心薌澤觀,何須江水對軒渠。

《水仙》

【宋】姜特立

六出玉槃金屈卮,青瑤叢里花四枝。

清香自信高群品,故與江梅相并時。

《水仙花二首》

【宋】郭印

琉璃擢干耐祁寒,玉葉金須色正鮮。

弱質先梅夸綽約,獻香真是水中仙。

隆冬百卉若為留,獨對冰姿不解愁。

誰插一枝云鬢里,清香渾勝玉搔頭。

《偶興四首(摘一)》

【宋】韓元吉

愛水仙成百計栽,三年一笑漸能開。

金銀豈是吾家物,借我虛名付酒臺。

《水仙蘭》

【宋】洪咨夔

水仙瀟灑伴梅寒,鴻雁行中合數蘭。

七里香花陪隸耳,涪翁醉眼被粗瞞。

《水仙花(二首)》

【元】丁鶴年

湘云冉冉月依依,翠袖霓裳作隊歸。

怪底香風吹不斷,水晶宮里宴江妃。

影娥池上晚涼多,羅襪生塵水不波。

一夜碧云凝作夢,醒來無奈月明何。

《水仙花》

【元】 楊載

花似金杯薦玉盤,炯然光照一庭寒。

世間復有云梯子,獻與嫦娥月里看。

《水仙花四絕(其一)》

【明】 楊慎

乘鯉琴高采掇新,蔚藍天上少紅塵。

黃姑渚畔湔裙水,不是人間妒婦津。

《竹下水仙花》

【明】杜瓊

佩環香冷水風多,步底輕塵襯襪羅。

二十四弦何處奏,又將哀怨托湘娥。

《梅花水仙》

【明】 皇甫汸

弄影俱宜水,飄香不辨風。

霓裳承舞處,長在月明中。

《水仙花》

【清】 陶孚尹

泮蘭沅芷若為鄰,淡蕩疑生羅襪塵。

昨夜月明川上立,不知解佩贈何人?

《水仙花》

【清】 王夫之

亂擁紅云可奈何,不知人世有春波。

凡心洗盡留香影,嬌小冰肌玉一梭。

《廣群芳譜》

【清】 劉灝

六出玉盤金屈卮,青瑤叢里出花枝。

清香自信高群品,故與江梅相并時。

《水 仙 花》

【現代】秋瑾

洛浦凌波女,臨風倦眼開。

瓣疑是玉盞,根是謫瑤臺。

嫩白應欺雪,清香不讓梅。

余生有花癖,對此日徘徊。

形容水仙花的古詩句

形容水仙花的古詩句:

1、《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欣然會心,為之作詠》宋·黃庭堅

凌波仙子生塵襪,水上輕盈步微月。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

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橫。

賞析:首聯化用曹植《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用女神來比擬水仙花,描摹它輕盈、婀娜的姿態。詩人觀賞這楚楚可憐的婉約之花,不由得體悟其間所蘊含的斷腸、愁絕之意,產生深深的憐惜之情。接下來詩人贊美水仙體含幽香,姿態秀雅,具有傾城的魅力;它的清香高潔,與山礬、寒梅不相上下。末聯別開生面,“出門一笑大江橫”,由幽怨、纖細一變而為開朗壯闊,表現出一種灑脫。

2、《水仙花》宋·劉克莊

歲華搖落物蕭然,一種清風絕可憐。不許淤泥侵皓素,全憑風露發幽妍。

騷魂灑落沉湘客,玉色依稀捉月仙。卻笑涪翁太脂粉,誤將文雅匹嬋娟。

賞析:“涪翁”指黃庭堅,黃庭堅晚年號“涪翁”。劉克莊認為黃庭堅總將水仙比作美女,顯得太過脂粉氣,其實水仙的文靜高雅絕非嬋娟女子可比。

劉克莊通過對水仙意象的歌詠,借助古代神話傳說,流露出超凡出塵、逍遙隱逸的情懷。他贊美水仙花借水而生、風露滋養的素雅環境,并且將它比作幽潔的屈原、灑脫的李白,使得水仙花的形象更加映現出文人雅士的品格追求。

3、《水仙花》宋·劉邦直

得水能仙天與奇,寒香寂寞動冰肌。仙風道骨今誰有?淡掃蛾眉簪一枝。

賞析:“淡掃娥眉”指女人淡妝。這首詩盡顯水仙花清高奇妙的風貌、冰清玉潔的內在氣質,那插在水中的一枝水仙,猶如一位淡掃峨眉的美貌少女頭上的一只玉簪。

贊美“水仙花”的詩詞有什么?

1,《花犯·郭希道送水仙索賦》宋·吳文英

小娉婷,清鉛素靨,蜂黃暗偷暈。翠翹欹鬢。昨夜冷中庭,月下相認。睡濃更苦凄風緊。驚回心未穩。送曉色、一壺蔥茜,才知花夢準。

湘娥化作此幽芳,凌波路,古岸云沙遺恨。臨砌影,寒香亂、凍梅藏韻。熏爐畔、旋移傍枕,還又見、玉人垂紺鬢。料喚賞、清華池館,臺杯須滿引。

2,《凄涼犯·重臺水仙》宋·吳文英

空江浪闊。清塵凝、層層刻碎冰葉。水邊照影,華裾曳翠,露搔淚濕。湘煙暮合。□塵襪、凌波半涉。怕臨風、□欺瘦骨,護冷素衣疊。

樊姊玉奴恨,小鈿疏唇,洗妝輕怯。汜人最苦,紛痕深、幾重愁靨。花隘香濃,猛熏透、霜綃細摺。倚瑤臺,十二金錢暈半掐。

3,《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支》宋·黃庭堅

凌波仙子生塵襪,水上輕盈步微月。

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

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

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橫。

4,《聲聲慢·友人以梅蘭瑞香水仙供客曰四香分韻得風字》宋·吳文英

友人以梅、蘭、瑞香、水仙供客,曰四香,分韻得風字。

云深山塢,煙冷江皋,人生未易相逢。一笑燈前,釵行兩兩春容。清芳夜爭真態,引生香、撩亂東風。探花手,與安排金屋,懊惱司空。

憔悴欹翹委佩,恨玉奴銷瘦,飛趁輕鴻。試問知心,尊前誰最情濃。連呼紫云伴醉,小丁香、才吐微紅。還解語,待攜歸、行雨夢中。

5,《繡鸞鳳花犯·賦水仙》宋·周密

楚江湄,湘娥乍見,無言灑清淚。淡然春意。空獨倚東風,芳思誰寄。凌波路冷秋無際。香云隨步起。謾記得,漢宮仙掌,亭亭明月底。

冰弦寫怨更多情,騷人恨,枉賦芳蘭幽芷。春思遠,誰嘆賞、國香風味。相將共、歲寒伴侶。小窗凈、沈煙熏翠袂。幽夢覺,涓涓清露,一枝燈影里。

【原文】

《繡鸞鳳花犯·賦水仙》宋·周密

楚江湄,湘娥乍見,無言灑清淚。淡然春意。空獨倚東風,芳思誰寄。凌波路冷秋無際。香云隨步起。謾記得,漢宮仙掌,亭亭明月底。

冰弦寫怨更多情,騷人恨,枉賦芳蘭幽芷。春思遠,誰嘆賞、國香風味。相將共、歲寒伴侶。小窗凈、沈煙熏翠袂。幽夢覺,涓涓清露,一枝燈影里。

【賞析】

這首詞是周密詠物之作中的名篇。正如周濟《宋四家詞選》所云:“草窗長于賦物,然惟此詞及‘瓊花’二闋,一意盤旋,毫無渣滓。”此篇之最妙處,還在工于寄托這一方面。

“楚江湄,湘娥乍見,無言灑清淚。”起筆便是佇立江畔,默默垂淚,似含無限憂怨的妙齡女子形象。湘娥,指傳說中舜妃,死后成為湘水之神。曹植有“感漢廣兮羨游女,揚激楚兮詠湘娥”(《九詠》)之句。周詞是把水仙擬作湘妃來寫的,貼切水仙的習性物態。“楚江”句則由“湘娥”引出下一句“淡然春意”,點出時令,映出女子凄楚動人的身影。這春意雖淡,也足以牽動人的縷縷哀思了。前面幾句寫形、寫神,接下來“空獨倚東風,芳思誰寄?”二句寫心、寫情。“芳思”是恨之所由,“獨倚東風”是無人憐愛。加一“空”字,則失意、悵惘、無望種種情緒一并帶出來了。

往下又進一層,由春而入于秋,是按心理感受的線索自然過渡的,秋亦虛寫。凌波,形容女子輕盈的步履,借指其人。語出曹植《洛神賦》:“凌波微步,羅襪生塵。”周詞活用典實。“凌波”句追寫來時所由之路,無邊的簫瑟秋景以冷寂的氣氛烘襯出女子的心境之凄黯。

“香云隨步起”,寫水仙之香裊,巧具儀態。歇拍三句“謾記得、漢宮仙掌,亭亭明月底”,是有所眷念,有所悵惘之懷。仙掌,即金銅仙人承露盤,漢武帝所建。亭亭,仙掌矗立貌。“謾”與上文“空”字照應,都是徒然、枉然之意。黃庭堅《水仙花》曰:“凌波仙子生塵襪,波上盈盈步微月。是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絕。……”總上片之意,與此詩略近,然宛轉輕靈則過之。

上片寫花,下片寫人惜花,進一步寫情思。“冰絲寫怨更多情,騷人恨,枉賦芳蘭幽芷。”冰絲,謂琵琶,絲乃綠冰蠶絲(見《太真外傳》)。“怨”字道出一篇主題。屈原《離騷》嘗賦芳蘭幽芷,唯未及水仙之花。詞人亦知水仙本非楚產,其意乃在推賞此花,遂以群芳作陪襯了。“春思遠,誰嘆賞、國香風味。”國香,詩詞中常用來代稱蘭花等,此指水仙。縱然是這般“含香體素欲傾城”(黃山谷詩,同上)之品,竟亦不為世人見賞憐惜,然則春思空懷,騷恨枉賦,自不待言了。

接下來,詞筆一轉,折到自身。“相將共、歲寒伴侶”,謂花與人相親相伴,雖說知音相得,更見出相依者之孤苦。水仙冬生,“歲寒”二字正切其性。“小窗凈、沈煙薰翠袂”二句寫惜花者所居,燃沉香以薰衣是貴族的習尚。這里實際是下句“幽夢覺”的地方,顯得十分淡雅。篇末寫人與花相對相賞,“涓涓清露,一枝燈影里”,意境清幽,語氣極淡,確是妙結。

玩味詞意,“湘娥”、“仙掌”皆事關宮掖。詞中的水仙應是流落民間的宮嬪一類人物的影子。“清淚”、“騷恨”都隱指宋室之亡。與所謂“感時花濺淚”者正同一苦懷。以淡語寫深情,令人回味不盡。(周篤文、王玉麟)

參考資料

古詩文網:http://so.gushiwen.org/view_63502.aspx

轉載請注明出處詩詞網 » ’水仙花‘詩詞鑒賞 水仙花詩加賞析

相關推薦

    微信麻将群群主犯法吗